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玩分类 > 星月菩提 >

冰火两重天 星月菩提遭遇

星月菩提曾经“称霸”文玩市场,如今只是“看上去很美”
新港鼎臻古玩市场商家低价抛售星月菩提
会文佛珠批发市场
会文佛珠加工厂

  核心提示

  星月菩提,作为文玩市场上的一员,一直深受广大文玩爱好者的青睐。虽然它名为“星月菩提”,但却不是菩提的果实,而是一种植物的种子,因其具有修身、养性、普度众生等宗教内涵,佛门弟子常用来做念珠。星月菩提的市场价格从数百到数千元不等,个别精品甚至达到上万元。

  但是,今年下半年以来,星月菩提的市场却遭遇了寒冬。据媒体报道,北京、石家庄等多地的星月菩提出现了供需失调,价格暴跌的情况,普通星月菩提价格以数十元起步,高端精品少有人问津。

   海南是全国最大的星月菩提集散地,90%的星月菩提通过海南销往全国各地。近日,记者走访了海口、文昌等地,实地探访了星月菩提的加工制作、批发以及市 场销售等环节,发现由于销售价格大幅下跌,星月菩提的加工作坊和工厂有近七成关闭,从货源到市场均受到不同程度影响,市场呈现低迷的状况。记者林文星/文 李志良/图

  销售市场

  今年海南的销售情况如何?低端市场趋于饱和,高端市场波动不大

  部分摊主:存货滞销价格跳水,从每串300元降至每串100元也少人问津

 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,星月菩提在市场上似乎没有了以往的火爆。近日,记者来到海口新港鼎臻古玩市场,在这里,近千家古玩摊贩聚集,周末开市时人潮涌动,多数摊位上都有星月菩提的身影。许多文玩爱好者在摊位前驻足问价,但出手购买者却寥寥无几。

   “看的人挺多,但真正买的人就少了。”据鼎臻古玩城企划经理刘广为介绍,市场里近三分之一的摊位均有售星月菩提,专门销售星月菩提的摊位也有近五十家, 但今年的销量情况却较为低迷,“据我了解,现在许多摊位的销量都下降了一半左右,价格也不比往年。”刘广为说,目前全国范围内的星月菩提行情都不好,普遍 出现了价格和销量双下滑的情况,新港鼎臻古玩市场也不例外。

  记者采访了数十位摊主,他们均表示今年星月菩提的销售下滑,与往年不可同日 而语。记者还发现,该市场部分摊主选择低价抛售手中存货,一串星月菩提的价格在二十到两百元之间。从事古玩生意四年的许先生是万宁人,此前一直在海口东湖 古玩市场做工艺品生意,2013年星月菩提热销时改做佛珠买卖,对于今年星月菩提价格下跌,他深有体会,“以往300元一串的星月菩提,今年卖100元都 没几个人买。”许先生感叹道,往年一开市就销售一空的紧俏货,今年摆在地摊上都鲜有人问津,着实坑了不少提前囤货的摊主。许先生透露,星月菩提的销售热潮 开始于2013年前后,价格一路上涨,吸引了不少商家进入这个销售领域,他也跟风卖起了星月菩提,两年内赚了不少钱。

  今年下半年,许先 生信心满满准备在年前旺季时再捞一笔,没想到进的货现在都搁置了,“卖不出去就没有资金回流,想换其他文玩来卖都没机会。”许先生告诉记者,星月菩提市场 的价格差异很大,按不同规格和品相好坏来分,价格从几百到几千不等,相差了近十倍,其中中低端星月菩提的需求量一直很大,几百元的售价符合大部分文玩爱好 者的消费能力,近年来销量很好,不少摊主受益良多,但是今年,星月菩提价格却突然跳水,尝到苦头的也是普通摊主们。“存货积压在手里,就像股票被套牢了一 样。”许先生说,包括他在内的不少摊主,货卖不出去,没有钱进购其他文玩,在销售旺季白白浪费时间,“只能等到春节前搏一把,希望价格和销售量能有所提 升。”

  虽然中低端市场销售低迷,但记者在走访过程中发现,星月菩提的高端市场上,价格并未受到太大影响,11×8mm等较大规格、品相 较好的星月菩提,价格仍在千元左右。刘广为解释,文玩中的精品一直都是少数,在物以稀为贵的市场规律下,价格不会出现太大波动,而且由于高端市场购买人群 少,短期内看不出太大变化。

  业内人士:销售火爆带动产业链发展,供过于求市场饱和导致价格跳水

  对于目前市场上星月菩 提销售遇冷情况,刘广为表示,主要原因在于供求关系的失调。“市场上并没有具体的指导价格,价格涨幅全看需求来定。”刘广为介绍,尤其是文玩市场,人们更 看重含义上的价值,而不是物品本身的价值,一旦供过于求,星月菩提不再稀奇,价格下跌也是必然。

  刘广为向记者介绍,近两年星月菩提的产 量少,需求大,价格逐渐攀升,稀有的星月菩提受到广大文玩爱好者的青睐,商家们看到商机纷纷跟风进货,无形中引发了销售热潮,市场的需求带动了从种植到加 工等整条产业链的发展。然而,随着人工种植和加工作坊的兴起,市场需求得到满足,消费市场开始逐渐饱和,价格自然越走越低。此外,越南、缅甸等国的菩提也开始进入国内市场,但品质参差不齐,价格偏低,也在一定程度上搅乱了消费市场。

  如何鉴别星月菩提品质好坏?高密、顺白、正月是评判标准“月”朗“星”稀方为上品,“顺白”色泽自然统一,加工“正月”费心费力

   在海口做佛珠销售生意的杨先生在2014年年初才涉足佛珠市场,如今他已经有了近两年的销售经验,对金刚菩提、星月菩提等都有所了解,按照他的话就是 “也算是个圈内人了。”杨先生说,他刚做佛珠生意时,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,先是到当时海口最有名的东湖古玩市场转悠了一个星期,仔细询问了行情后又亲自跑 到加工市场做调研,然后才决定拿出此前工作时的积蓄,购入一批佛珠来卖。

  “星月菩提在当时应该算是比较火的,好的时候一天卖七八千不成 问题。”杨先生说,此前他和老婆在东湖共同经营一个摊位,后又搬到新港继续经营佛珠生意,每周周末摆摊售卖,一个月下来净利润接近两万元,其中星月菩提的 销售情况最好。杨先生向记者介绍,他的货主要从文昌会文镇批发而来,跟那里的佛珠加工商有固定的联系,通过电话、微信订货,每星期还要亲自去提货一次。

   “会文的星月菩提大多都是海南籽,外观白净,"星"的密度比较均匀,卖相非常好。”杨先生介绍,评判星月菩提好坏的标准,主要在于三点,那就是高密、顺 白、正月。“高密,就是菩提的密度比较高,以同等规格来说,越重的密度就越大。从外表上看的话,一般是"月朗星稀"比较好。”杨先生拿出一串星月菩提,指 着上面的珠子说道,海南籽制作出的星月菩提,“月”周围白色的地方看着比较结实,珠子的星星比较均匀,在全国是公认的好品质,“种子本身决定了"星"" 月"密度的高低,这也是海南星月菩提畅销全国的保证。”

  顺白指的是珠子的色泽自然统一,均匀地显示出“自然白”;而正月是指“月”位于 珠子的正中。“为了追求卖相,市场上很多星月菩提是打磨后进行人工漂白,看起来很漂亮。”杨先生说,正宗的高密顺白正月,不仅要求籽的品质好,还要经过精 细的加工,钻孔时注意保证月与中轴垂直,加工时更为费心费力。

  当然,星月菩提能热卖,靠的不仅仅是卖相,“所谓文玩,其中"玩"字是精 髓。”星月菩提之所以能受到那么多人的喜爱,与它可“把玩”的特点脱不开关系。杨先生说,星月菩提质地坚硬,历久不变,而且随着佩戴时间的加长,珠子的色 泽和光滑度会发生变化,“把玩的时间久了,珠子会逐渐氧化,在表面形成一层包浆,颜色变得深沉,外表光滑发亮。”杨先生说,文玩爱好者在把玩的过程中,逐 渐看到珠子的变化,内心会产生一种满足感,这也是星月菩提深得人们喜爱的原因。

  生产加工

  星月菩提的加工过程有啥讲究?需要经过 13道工序

  打磨是最重要的环节,决定了成品的质量和品级,操作失误会打坏原籽

  记者来到文昌会文镇走访,发现这里有着上千家佛珠加工厂,其中大多数是家庭式作坊,街道两旁随处可见“××佛珠厂”字样的牌匾。

   记者走进一家佛珠作坊,两名工人正在将挑选加工好的星月菩提珠子穿线成串。在交谈过程中,记者得知作坊的老板姓符,从事佛珠加工生意已有两年,在这里干 活的都是亲戚朋友,属于典型的家庭式作坊。符先生称,他的作坊目前只有三四人在做工,因为产量较少不以数量取胜,主打精品星月菩提。

  随 后,符先生带着记者来到里屋,六台加工设备摆放在屋内,只有两个人在操作,地上还堆放着不少星月菩提的原籽——红藤籽或黄藤籽(俗称菩提籽)。符先生介 绍,这些原籽大多是从保亭、五指山等地收购来的,清洗后经过筛选、去壳、晾晒,再通过机器完成打磨、钻孔等工序,即可穿线成串。

  符先生 说,星月菩提的好坏,不仅看原籽的品质,加工也是重要环节。精品星月菩提的加工需要经过13道工序,包括去壳、晒干、高温煮、打磨去皮、风干、烘干、筛 选、打孔、车珠、打喇叭口、抛光、穿珠和包装。用到的机器主要有三种,打孔的、打磨的以及打喇叭孔的,每一个机器负责一个环节,一般情况下需要单人负责一 个机器,才能保证效率。

  而在加工过程中,打磨是最重要的环节,决定了成品的质量和品级,操作失误会打坏原籽。“星月菩提在形状上有桶珠 和苹果圆两种,都是在打磨过程中实现的。”符先生介绍,相同条件相同规格下,桶珠价格要高些,因为桶珠的侧边是一条直线,上下一样粗,尺寸更大的珠子才能 做出桶珠。此外,人们常说的正月和弦月也是因为加工方式不同而产生的两种样式,“正月要求打孔时,保证"月"在珠子的中间部位,加工时比较费心。”

   但无论桶珠还是苹果圆,正月还是弦月,制作出的星月菩提本质上差别不大,选择时看个人爱好。“购买时注意观察,别买到假货。”符先生说,由于近些年星月 菩提销售火爆,有人用化学物质人工漂白,或者用塑料制作星月菩提,“可以采用火烧、针刺等方法进行辨别。”符先生告诉记者,目前市场上的假货很少,只是品 质上的好坏而已。

  星月菩提货源地生产情况如何?小作坊难以为继,大加工厂仍在生产

  业内人士:会文镇小加工作坊关闭近七成,大型加工厂正常运作

  据了解,会文镇是海南星月菩提的主要加工地,不仅是海口古玩市场的货源地,也是全国星月菩提市场的集散地,每天来自五指山、保亭等地的菩提籽被送到这里,加工制作后转运到海口、广州、浙江等全国各地。自2013年开始,在两年多的时间内,会文镇的佛珠加工厂从几十家迅速发展到上千家,成为会文镇的特色产业,也使得这个小镇一跃成为全国星月菩提的最大集散地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全国90%以上的星月菩提来自这里,因此会文镇也被称为“佛珠小镇”。

  但今年星月菩提价格的下跌,也给这个佛珠小镇带来了不小影响。低迷的市场环境下,大部分小型家庭加工作坊难以为继,选择了关门歇业,以往热火朝天的小镇显得冷清了许多。

   符先生拿起一串制作完成的星月菩提说,这串10×8mm的菩提珠,一共有108颗,价钱在300元左右,“要是在去年,这样一串随便都能卖到六七百。” 说起今年的行情,符先生感叹今时不同往日,不仅价格下跌一半多,销量也比往年少了近五成。他告诉记者,去年星月菩提热销时,他的加工厂有近十名工人加班加 点不停地工作,如今来提货的客商少了,也就不需要这么多人了。

  在会文镇上,像符先生这样的加工作坊不在少数,最繁荣时一度超过千家,大的加工厂有20多名工人,小的也有五六名。符先生说,今年以来,镇上近七成的小作坊相继关门,“但大型的加工厂仍在正常生产。”

  随后,记者来到一家有着二十多名工人的佛珠加工厂内,看到数十台机器正在有条不紊地运作着,每个工人负责一道工序,每一颗原籽正在不断地被加工成型。这个加工厂的老板也姓符,年龄只有30多岁,但他经营佛珠生意时间并不短。